:::
細說琉球
  小琉球係一彈丸小島,不惟地質貧瘠,抑且水源極為缺乏,昔時係一片蠻荒,林竹蒼鬱,瓦連全城。考小琉球之開闢,漢人之移入,誠與漁民之活動有關,因明代之台灣漁業,閩南沿海居民之生計多利賴之地,明福建巡撫南居益曾言曰:「海上之民,以海為田,大者為商,販於東西洋,官為給引軍國且半資之法所不禁,……其次則補魚……禁其雙桅巨艦,編甲連坐,不許出洋遠涉,而東番諸島,乃其從來採捕之所…。」

  台灣既為「從來採捕之所」,可悉福建沿海漁民之來台捕魚由來己久,尤其小琉球嶼附近海面盛產「長者尺餘,其子滿腹,脂黃味美,吳越人以為佳品(明萬曆年間李時珍撰『本草綱目』之烏魚子),更足以導致福建漁民追?其季節性移動而來此捕捉,此可由荷據時期之「台灣商務報告」中記述:「福建漁民來台捕捉烏魚之漁船,每年冬天總在一、二百艘以上,多時曾達四百艘,於安平荷蘭官署納稅登記後,駛往南方之打狗(今高雄),堯港(安平與高雄間之一小港)、淡水(下淡水溪即高屏溪口)等處去捕捉烏魚」等語。

  據此可知漢人之活動於小琉球附近海面,實遠在荷蘭人勢力之前,並漸盛於荷據時期。總之自宋、元以來,閩南沿海之漁戶,不斷擴大其活動範圍,更經常以尋覓其新漁場,其結果乃來至台灣西部及南部沿海,此實為必然之發展。同時因有此漁業活動,漁民以琉球嶼為停泊之所者必將有之,此亦為意料中事。由於漢人之日漸移入,更日漸與土著間發生深切之關係。生於斯,食於斯,後來竟作定居之計,並開漁農之端緒,更自茲鄭定漢民族移入之基礎。

      明鄭復台之後(公元一六六二年),清廷納鄭氏降將黃梧建議,行遷界移民政策,劃廣東、福建等五省沿海三十里內之居民為內地,劃為界外,並嚴禁通海,不許漁舟商船入海,以堅壁清野之計坐困台灣,又斬殺鄭芝龍及其子弟十一人於北京,掘鄭氏歷代祖墳,成功據聞大憤,沿海漳泉居民及明遺臣多來台者,成功皆優遇之,此等移民,當時於東港、安平登陸者眾多,而小琉球近東港,移民來往於東港、小琉球間捕魚採薪或移居於此作漁農業,定居者當亦有之。

  康熙六十年(公元一七二一年)四月十九日,朱一貴反清復明之役興起,各地樹幟反應,台灣省通誌政事志有:「王忠起義小琉球與一貴政府治」之記載,雍正元年(公元一七二三年)四月王忠企圖東山再起,不幸於鳳山上里被捕,由此足證王忠之「起義小琉球」絕非孑然隻身,顯係集結鄉勇與一貴合攻府城,若然,則小琉球於康熙末年之居民當真甚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