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mobile_menu
:::

歷史沿革

恆春鎮

恆春舊稱「瑯嶠」,瑯嶠(又稱娘嬌、琅嶠、娘嬌、浪嶠)一詞為排灣族語的漢字音譯,其最早見於荷蘭史料,音譯為Longkiauw-Lonckjau。日本在恆春半島發動牡丹社事件後,清朝政府才正式重視恆春,並於清光緒元年(1875)派欽差大臣沈葆楨來台巡視,且接受沈氏之議於琅嶠設恆春縣,而恆春鎮是民國35年1月16日才真正誕生,成為縣轄區內的一個鎮級行政組織。

台灣戶籍之建立源自日治時代,在台灣總督府設立「戶口調查部」,戶籍業務由警察機關辦理,二戰後實施地方自治,戶政業務由警察課移交鄉鎮公所辦理。民國46年8月實施戶警合一,民國58年將鄉鎮公所戶籍課移出成立「戶政事務所」改隸警察局。為適應終止動員戡亂時期,建戶警分立體制,民國81年7月將戶政事務所改隸縣市政府。而民國85年7月起進入劃時代的戶政電腦化連線作業。

因應行政革新組織再造並兼顧簡政便民、提昇政府行政效率之考量,自101年10月1日起恆春、車城、滿州及牡丹等4鄉鎮戶政事務所,整併改設為屏東縣恆春戶政事務所,管轄恆春鎮、車城鄉、滿州鄉及牡丹鄉,並分設車城、滿州、牡丹辦公室,提供鄉親優質且便利的服務。

車城鄉

荷蘭人據臺灣時,曾派兵控制此地。明季之時,車城為排灣族所盤據,原本是一片密林,當地土著稱之為「庫匹亞旺」(KABEYAWAN),進而轉音為「龜壁灣」。永曆18年(1664)鄭經繼鄭成功領臺,派遣部將自車城登陸,開始屯田墾荒,令部統領兵士南進龜壁灣駐守,命名為統領埔(今之統埔村),逐漸形成庄村。康熙末年至雍正年間,車城已成為閩人開拓恆春半島的根據地,由於屢遭原住民襲擊侵擾,遂環植木柵於四周以為防禦,故有「柴城」之稱。至於「車城」一名,認為是「柴城」發音上的訛誤,另一說法則指稱早期車城砍伐薪材輸出臺南地區頗盛,庄民便利用其做為要塞而得以擊退番人,故稱「柴城」。之後番人又大舉來襲,當時車城至海口間沿岸盛行燒製木炭,有搬運木炭的牛車數十臺駐列,庄民遂利用牛車作為防禦而擊退番人,因而將柴城改稱車城。

明治37年(1904),本鄉隸屬恆春廳,本鄉分隸屬於興文里、咸昌里及德和里。嗣後,恆春廳改為恆春支廳,大正9年(1920)日人重劃行政區域,本鄉隸屬於高雄州恆春郡,民國34年臺灣光復後,再劃車城保為福興和福安兩村,與田中村、溫泉村、後灣村、統埔村、海口村、保力村、新街村、埔墘村、射寮村共11村,同為車城鄉之轄區。

自民國101年10月1日起恆春、車城、滿州、牡丹等4鄉鎮戶政事務所整併,原屏東縣車城鄉戶政事務所裁撤,改設為屏東縣恆春戶政事務所車城辦公室。

滿洲鄉

滿州最先原名由原住民排灣族取為「Manutsuru」,其意為臭氣,因昔日該處飛禽走獸群生其間,原住民狩獵為生,而狩獵所獲生物甚豐,食之不盡,又不知收藏方法,剩下部份遂棄原野,經太陽照射及腐敗後發生臭氣,原住民稱該地為「蚊蟀」,後台灣被日本佔據,日人認為「蚊蟀」字義不雅,取與發音同樣二字為滿洲,但地方人士覺得「洲」字太大,將「洲」字除去三點水取用「州」,稱為「滿州」(Manshiyu),二戰後,地方人士尊重地名來源,沿用「滿州」(Manjou)之名。

戶籍行政是地方自治之首要工作,本鄉戶政清代已有,後日本據台,乃由憲兵與警察辦戶政,二戰後戶籍登記以鄉為管轄區,鄉長指定所屬自治人員兼任。民國40年本鄉設立戶籍室,民國42年升格為戶籍課,民國57年7月1日,配合戶警合一政策,乃撤銷戶籍課,成立戶政事務所改隸警察機關,置主任一人,由鄉長兼任,原戶籍課長改專任秘書。為因應戶警分立體制,民國81年7月將戶政事務所改隸縣市政府。

自民國101年10月1日起恆春、車城、滿州、牡丹等4鄉鎮戶政事務所整併,原屏東縣滿州鄉戶政事務所裁撤,改設為屏東縣恆春戶政事務所滿州辦公室。

牡丹鄉

距今三百餘年前,牡丹全境尚為一片原始森林,居民則以排灣族為主,少部份為阿美族,以漁獵為生,分居於茄芝萊(Jakachiral)、新保將(Sinvaujan)、高士佛(Kuskus)、四林格(Stagl)等地,由頭目領導的部落社會。清朝治台時未明確劃定原住民行政區,至清光緒21年,日本割據台灣正式劃分本鄉為茄芝萊、牡丹、高士佛、牡丹灣、八瑤、四林格等六社。每個社均設有警察所,負責該社區原住民的行政、警政、教育等工作。民國34年,台灣光復後,實行地方自治,遂改「社」為「村」,即今的石門村、牡丹村、高士村、.旭海村、四林村、東源村,民國35年10月定名為屏東縣牡丹鄉。

自民國101年10月1日起恆春、車城、滿州、牡丹等4鄉鎮戶政事務所整併,原屏東縣牡丹鄉戶政事務所裁撤,改設為屏東縣恆春戶政事務所牡丹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