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治鄉火燒庄

長治鄉火燒庄

屏東縣長治鄉長興村舊稱長興庄,俗名「火燒庄」,係因長興在清朝時曾發生火災,全庄幾乎付之一炬而得名。至光緒21年,村民為抗拒日人入侵,幾乎被日軍的炮彈將全庄燒成灰燼,「火燒庄」一名遂更加響亮。

六堆鄉親在邱鳳揚先賢(火燒庄人生於1830年,享年68歲)領導下組成六堆義勇軍捍衛鄉里,堅決反對外族入侵,響應一致抗日,同年5月下旬,日軍侵台,全台急速淪陷,一些有權有勢者紛紛潛逃避難,僅留下六堆義勇軍抗日,十月間日軍於枋寮登陸。

在桑波田少校指揮下攻打六堆,在佳冬步月樓(蕭家古厝的書房)前發生劇戰,雙方人馬損失慘重。尤其六堆義勇軍,難抵日軍精良武器,終於被擊退,一路退守,最後邱鳳揚先賢決定領軍退守火燒庄(今長治鄉長興村),做最後決戰,十一月火燒庄爆發血戰,經數日六堆義勇軍與火燒庄男女青年壯丁,以土槍對洋砲做生死之戰,死傷極為慘重,終被日軍打敗,悲壯犧牲。這種抵禦外族入侵而壯烈成仁的忠義精神,值得後人緬懷與追悼。

根據南粵義民誌所記載,日軍支隊由山崎大尉所率領的步兵第四中隊,從石光見經西勢、蕃薯寮(今高雄縣旗山鎮)偵察時,途中在西勢與六堆軍衝突,六堆軍敗退,但雙方卻在火燒庄再戰。

同庄附近的六堆居民,不論老弱婦孺皆執戈以對,而其地四周有竹林與壕溝圍繞,據守堅實。是以六堆軍民也據竹林做猛烈抵抗,但為鈴木少尉渡過壕溝,突破竹林的一方,六堆軍不敵敗走,日軍追擊之,其村落被日軍放火燒毀,是六堆軍的最後一戰。

……日軍乃木大將領隊,率兵由枋寮上陸,迫近六堆地界,勢告危急,面臨大亂之際,民眾驚奮之餘,男女老幼一齊蜂起,呼聲宣布召集,星夜趕集忠義亭,點起了卯火,開緊急會議商討結果,全員一致同聲附呼抗戰到底,古色蒼蒼之忠義亭,一瞬間變成義民軍起義之大本營﹔堆民爭先恐後參投義民軍,編成隊伍布置抵抗,一齊公推邱鳳揚為總指揮。邱鳳揚時年六十有六,氣力如壯年……安排部隊守衛各堆,抗拒日軍,總指揮父子嚴守前堆,準備長期抗拒。

一天烽火四起,戰雲密布,左堆總理(按六堆中各設一總理)蕭光明,中彈受傷,忍痛奮勇,加強督軍抗戰,左堆義軍愈戰愈勇,使敵軍膽寒無法取勝,敵將屢次遣使議和,皆被邱總指揮叱責竄回。敵將狼狽不堪,再加強大兵由南方衝入,時值清光緒二十一年乙未十一月二十六日末時,邱總理父子親自領隊,戰于郊外,聲退敵軍。

次日,敵軍再動生力軍大隊,自己時開始總攻擊,演成一場慘烈戰,至午時,全村變成火海,烈火炎炎沖天,煙霧陣陣包圍義軍陳地,炮彈如雨連綿,命臨危險之際,總指揮正在前線指揮,眉宇間已表現其最後之決心。

當時其第四子元添,不忍老父戰死沙場,向父請曰:“事急矣請後退,萬事兒一人代替”,即與胞兄并力推出,企圖再擊,自己則再奔回前線奮戰,殺敵十餘人,不幸腹部中彈,扑地陣亡,時年僅十有九歲耳,經過三天,家人收屍,槍管尚握在手中。兵火之後,長興(今名)全村已變成一片焦土,曰火燒庄,由此故也。

『氣與河山壯,名爭日月光, 煌煌民族史,照耀光燒庄』 這是巳故前監察院長于右任生前對台民抗日最後的聖地屏東長治鄉火燒庄的英勇事績,有感而發所寫的一首詩。